首页 新闻 评论 教育 娱乐 财经 房产 小记者 丽水团购 百姓热线 站内搜索 投稿
论坛 网视 专题 体育 汽车 健康 旅游 在线读报: 丽水日报》《处州晚报》《丽水摄影
◎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丽水

旅游+文化+民宿+农业+自然 龙泉西街街道烹出诱人“全域旅游套餐”

丽水网 - 来源:丽水网-丽水日报  2017-11-24 17:13:35
〖作者:记者 钟根清 通讯员 兰玲 余丽美 | 编辑:莫晓鸿 | 责任编辑:胡蕴韵〗

景德镇治疗近视方法,

工作10年,果真就抵不上一个“假离婚”?在采访中,三年前通过“假离婚”换房成功的吴嘉告诉《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虽然没到10年的收入,但换房确实让他们多赚了一百多万。眼看着房价一路飙升,吴嘉还有些懊恼,后悔没有再离一次婚,“现在一看,还是亏了”。

吴嘉离婚了。

在胡乱回答完有关财产归属、孩子抚养权等问题后,他心满意足地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如愿拿到了那个深红色的证书。

出了婚姻登记中心大门,他拉着“前妻”直奔北京,以非京籍、未婚的身份,迅速买下了之前早已看中的房子——通州一处160多平米的期房。

“没办法,都是被逼的”,三年后对《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记者讲起此事,吴嘉语气极为平静。他不认为“假离婚”应该受到什么道德上的谴责,甚至想不起这次离婚到底发生在2014年,还是2015年。

相当于挣了一百多万

根据那一年北京市的购房政策,对已拥有2套及以上住房的本市户籍居民家庭、拥有1套及以上住房的非本市户籍居民家庭、无法提供本市有效暂住证和连续5年(含)以上在本市缴纳社会保险或个人所得税缴纳证明的非本市户籍居民家庭,暂停在本市向其售房。

吴嘉属于后者。他40出头,供职于一家媒体机构,在北京混迹多年但没有北京户口。妻子的情况也基本相同。两口子带着两个孩子,住在一个100平米的房子里,毗邻军事博物馆。

房子是吴嘉的妻子2005年花了四五十万买下的。

十年后,眼看着当年的新小区变得灰头土脸,吴嘉惦记起长安街延长线另一端的通州。彼时的通州,虽然被赋予了北京市副中心的地位,但经济实力一直落后于昌平、顺义等新城。据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通州区住宅(不含商住公寓)成交8484套,均价21659元/平米,同比上涨11.4%。除了怀密平延4个远郊,这一涨幅在北京市区域排名中为倒数第一。



5月31日,北京,通州区的居民住房建设。(CFP 图)



按照当时的政策,吴嘉和妻子根本没有买房资格。“外地人必须是首套房才能买房,而且既‘认房’,也‘认贷’”,在吴嘉看来,这堪称史上最严格的限购令,“也就是说,即便我把手上的房子卖了,但是因为我们夫妻曾经是有过房子的,那也不算首套房,拿不到买房资格”。

离婚成了他们最后的稻草。

在基本选定了要买的房子后,吴嘉和妻子先是把手头的房子卖了两百多万,又去通州挑中了心仪的房子——160平,四百多万。然后,他们直奔老家的婚姻登记中心。整个过程一气呵成,没有一丝纠结。“通过‘假离婚’去买房,其实是夫妻关系好的证明”,吴嘉坦然地为自己的行为辩护,“这说明夫妻彼此信任,不用担心这个事弄假成真”。

岁末回家过年,吴嘉和妻子带着两个孩子,到县民政部门办理了复婚。

三年后,眼看着通州房价一路飙升,吴嘉算了笔账。当年买下来的时候,每平米两三万。按照现在每平米五六万的价格,多出来的60平米,“相当于,比我们不换房子可能要多赚100多万吧,没到十年的收入”。

和北京房价飙升的速度相比,这一数字并不夸张。

据6月20日《经济参考报》报道,有房地产中介给记者算了笔账:如果按照2016年10月之前的政策,同样是300万元贷款,首套住房最低为85折利率,二套住房为基准利率的1.1倍计算,在30年等额本息还清的情况下,前者支付的利息约为226万元,后者约为306万元,多出80万元。统计数据显示,2016年度北京职工年均工资为85038元,也就是说,一次“假离婚”,单是利息的差距就相当于一个平均工资水平的职工“不吃不喝干10年”。

买房限号,离婚也得限号

在巨大的利益驱动下,用“假离婚”的手段,使夫妻中的一方“净身出户”,变身为首套购房者,是限购以来不少购房者和中介想出来的几乎唯一的办法。

2013年,国家再度收紧房产限购。以上海为例,离婚增长率高达38%。(网络图)

但并不是每对“假离婚”的故事都像吴嘉夫妇的一样寡淡。

6月13日的《广州日报》上就出现了狗血的剧情——47岁的阿亮(化名)为买房和妻子“假离婚”,而其净身出户的命运也始于这一纸离婚协议。根据协议,女儿由女方抚养,阿亮支付女儿抚养费1500元直至女儿独立;阿亮自愿放弃属于妻子名下的财产(包括房屋、设施、流动资金、固定资产)。

购房后,妻子拒绝复婚。阿亮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撤销《离婚协议书》。

法庭上,他搬出各种证据——离婚登记后,阿亮为双方居住的房屋缴纳电费的票据以及夫妻二人的合影。他还找同事出庭作证,证明他们在2016年还以夫妻名义吃饭、旅游,参加婚礼。最终,法院认为离婚协议已生效,并驳回了阿亮的所有诉讼请求。

诸多案例中,亦不乏折腾了半天,还是没能买上房的人。

此前媒体报道,有购房者想以“假离婚”的方式“蹭首次购房贷款优惠”,多买一套房。在写离婚协议时,照着“范文”填“答案”。除将男方净身出户外,还要求男方给儿子支付每月两万元抚养费。丈夫看后笑称自己被扫地出门永世不得翻身。

顺利完成离婚、看房、签合同等步骤,到了贷款时,被银行告知——拒贷。

理由是,根据离婚证书,男方已经没有了任何资产,每月还要支付高额抚养费。按照其提交的收入证明,银行对其还款能力存疑。

中介帮你搞掂

“购房合约签完,三个月后就可以离婚,整个流程五个月左右可以走完”,面对一波又一波的限购令,中介早就“贴心”地帮客户想好了对策。在这里,婚姻就是一门生意,可以交易,可以变现。

有中介为了免去客户离婚、复婚的麻烦,索性利用民政局婚姻信息不与房管局联网的漏洞,替买方制作可以以假乱真的离婚证和户口本。也有中介可以帮客户找“假结婚”的对象,开价五万。其中三万五归假结婚对象,一万五为中介费。

最夸张的例子是,上海一位八零后单身房产中介,为了将房子卖给那些限购之后没有购房资格的外地客户,不惜与客户“假结婚”。成功买房后再离婚,双方皆大欢喜。一结一离,他可以得到6万到8万元的报酬。几年下来,这个单身无房青年,已经结婚、离婚四次,岁数最大的客户已经70多岁。

某中介小伙为卖房,已和客户结了4次婚。(网络图)

而其背后,是2016年3月24日上海市政府颁布的、堪称史上最严的楼市新政“沪九条”。其核心政策包括从严执行住房限购政策,即提高非本市户籍居民家庭购房缴纳个人所得。

该中介被央视曝光后,网友点赞近万次。有人评价,“只卖艺不卖身,没毛病”。

随着北京、上海等地户籍愈发矜贵,“假结婚”、“假离婚”能实现的不只有买房。有人利用北京市落户政策规定,与外地户口未成年孩子的母亲或孕妇准妈妈假结婚,帮她们把孩子的户口落在北京以后再离婚,一次可赚取几十万元的好处费。后者则完美实现孩子落户北京的夙愿。

广东广强律师事务所婚姻家庭法律事务部主任吴杰臻抽样研究了2014年—2016年1000例涉及“假离婚”的法院判案后发现,尽管绝大部分“假离婚”案件的证据不足,但主要动机暴露出拆迁补偿、躲债、移民、购房、学位、计生等六大方面的物质诉求。

如南京市高新区江北村丁解一组,为获取更多的拆迁补偿,全村160多对夫妻,上至80多岁老两口、下至刚结婚不久的小夫妻,绝大多数都“假离婚”。根据现行拆迁政策,离婚后每一户可额外获得70平方米的房屋面积以及13.1万元的补偿款,因补偿利益诱人,绝大多数居民都已办理离婚手续。

南京高新区一村庄拆迁时,全村160多对夫妻绝大多数都为多得拆迁款离了婚。(CFP 图)

后悔没再离一次

张昭夫妇至今还没有复婚。

2016年初从民政局回家的路上,“前妻”哭了,尽管他们知道这只是一个流程,“是为了过上更好的生活”。

在此之前,他和妻子的名下各有一套房子。如果再买,意味着无法享受首套房的福利。做出离婚决定后,他们迅速卖掉妻子名下位于安慧桥那套40多平米的一居室,再用其名义把早已看好的房子买下来。张昭还打算,等把自己名下的另一套房子也处理掉,再去复婚。

公开数据显示,以北京为例,2014年—2016年,三年的结婚数保持平稳,均在17万对左右。然而,在结婚人数大体平稳的情况下,离婚人数却逐年递增,2016年达到97600对,比2014年上涨73%。同时,2016年北京复婚数为22607对,比2014年上涨131%。

《中国青年报》评论文章称,婚姻家庭关系是社会关系的基础,缺乏对婚姻应有的神圣感和敬畏感,势必影响婚姻关系的稳定,对社会主流价值观也会造成冲击。为了获得一些额外利益而“假离婚”,是对婚姻关系的不尊重。

一些专家则直言,“假离婚”的主要原因,是政府出台与民众不动产购买或处置有关政策时,大多只是简单地以“户”而不是以“人”为单位来限定某些权利。于是,有些人为了获 得更多利益,采取离婚方式绕过政策限制。这就导致出现很吊诡的现象:政府作为婚姻关系的确认方和社会道德伦理的坚定维护者,却成为导致婚姻关系被利益支配甚至工具化的破坏性力量。

2017年3月,央行发布了《关于加强北京地区住房信贷业务风险管理的通知》,对离婚一年内的贷款人实施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从严防控信贷风险:离婚一年以内的房贷申请人,商贷和公积金贷款均按二套房信贷政策执行。



《关于加强北京地区住房信贷业务风险管理的通知》截图。



6月21日,百子湾附近一家房地产中介的工作人员向《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记者证实了这一说法。“离婚一年之内都算二套”,提到“假离婚”,他不自觉地压低了声音,“‘317’新政出台后就这样了”。按照新政规定,二套房首付比例提高到60%,且银行利率也调高了10%。但如果是首套房,只需支付35%的首付,贷款时不仅可免除10%的利率上调,还能享受银行折扣。由于“假结婚”这条通道也被堵住,一向门庭若市的中介冷清了许多,意欲购房者多持观望态度。

“我从某种程度上是认同限购政策的,是应该区别对待一套房和二套房”,吴嘉坦言,“但是我房子都卖了,我想买一套自己住都不让买。这个就过了。”

吴嘉搬到通州,入住新房后,北京市限购政策又有了调整。他和妻子商量,要不要再离一次婚,再买套房。但由于当时手头没钱,又觉得折腾,便作罢了。

仅仅几个月后,有消息传出,通州被明确为北京市副中心。紧接着,通州限购令出台,规定除必须符合本已严厉的在京购房条件外,要购买通州的商品房,还要求必须在通州区落户满3年或连续缴纳社保和纳税满3年。2017年1月10日出台的《2016年12月中国大数据房价指数(BHPI)》报告显示,2016年12月,通州房价同比上涨76.7%,居北京各城区首位。

“当时还是应该离了再买啊”,吴嘉有些懊恼,“现在一看,还是亏了”。(吴嘉、张昭均为化名)

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库高级观察员 王晓_文

扫描二维码,可订阅智库>>>

更多智库内容

生活参考·私享 |丧偶式育儿、守寡式婚姻……是什么让爸爸们成为孩子教育中的“隐形人”?



工作太忙?应酬太多?抚养孩子是母亲的责任?这些都是理由,但又似乎统统是借口。>>>

观点 | 明星们真不知道自己拍的是烂片吗?



前有华仔的《富春山居图》烂到无底线,后有黄小厨的《深夜食堂》尬出新高度。明明都是个“腕儿”,为何要“放弃治疗”,参演这些烂片呢?>>>

  

 

 

未经书面授权,不可转载本网内容。

分享:
更多



国内 国际